第一次是血缘之母;第二次

看完《X战警:黑凤凰》,心里堵得慌。倒不是因为这部系列电影剧情如何韩剧,人设如何颠覆,而在于凤凰女的命运,以及在这部电影中所有女性角色的功能,都帮助电影展现了一个女...


  看完《X战警:黑凤凰》,心里堵得慌。倒不是因为这部系列电影剧情如何“韩剧”,人设如何颠覆,而在于凤凰女的命运,以及在这部电影中所有女性角色的功能,都帮助电影展现了一个女性被“驯化”的过程。

  《权力的游戏》中的“三傻”珊莎史塔克(索菲特纳饰)化身凤凰女,索菲特纳有一种怯生生、不太自信的青涩乖乖女气质,但身材又颇高大丰满——《权游》里大多被包裹在长袍子里,这使得她饰演的凤凰女天然有一种性别符号上的矛盾感。和其他超级英雄电影不同的是,《X战警:黑凤凰》的超级英雄这次不拯救人类,专注寻找自我,而且是女性自我。从选角层面看,并不算失败。

  凤凰女琴在一次太空救援行动中无意间吸纳了宇宙洪荒之力,成为变种人中最强大的,力量大到可以秒杀万磁王、X教授也读不了她的心。虽然有影评说,塑造一个如此强大的女变种人是为了迎合广大女性观众,但我却深深怀疑,《X战警:黑凤凰》创作团队都是重度厌女症患者。因为,电影中重要的女性角色全都死了,且都死于女性之手。先是琴的母亲,因为琴8岁时的一次力量失控,母亲车祸丧生,琴被原生家庭抛弃。17年后,清醒过来的琴找到父亲,发现父亲家里竟然一幅她的照片也没有。血缘父亲对这个拥有特殊力量的女儿充满恐惧,将琴交给了能压制和掌控这股力量的查尔斯——一个新的父亲。在X教授查尔斯强大精神力的掌控下,琴长成了一个善良听话不太自信的好姑娘。但随后,琴的力量暴增,再次冲破了“精神之父”查尔斯的精神之墙……

  奇怪的是,尽管两次她的力量都超过了“父亲”,尽管血缘之父抛弃了她,精神之父欺骗了她,但琴并没有愤而“弑父”。每一次她的力量爆发,都是由一个女性代替“父亲”死去。第一次是血缘之母;第二次,竟然是X战警中最清醒最具魅力和家长气质的魔形女(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饰演),是她最先指出查尔斯让变种人成为大众偶像,只是为了满足查尔斯的私欲。不得不说,魔形女是全片死得最不明不白的一个,让人怀疑大表姐是不是得罪了编剧。第三次则是女外星人(那么多人类,外星头目偏偏附体女性),凤凰女琴与女外星人同归于尽,化为宇宙尘埃。以此为代价,琴拯救了精神之父以及男友、同类们。如果把女外星人利拉德拉称之为琴的“第三个母亲”也不为过,因为是她告诉并指引琴,她拥有的力量强大无比。

  电影精妙再现了女性“驯化”的三个阶段,先是抛弃和放逐,再是掌控和压制,如果放逐和掌控无效,就用“家”来诱惑或蛊惑。精神之父是最后的赢家,因为他成功地把“家”这个文化概念注入了琴的头脑,并且让琴以为这就是她自己的选择,这就是她的自我。

  《X战警:黑凤凰》似乎想告诉我们,一个女人拥有超能力并不可怕,暴风女就没事;可怕的是拥有超过男人的能力,可怕的是挑战了父系权威,魔形女就因此死了。她们的结局往往只有一个——带着超能力彻底消失。马彧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